最新消息:

2020届毕业生就业成多国难题

本报驻外记者联合报道     

新冠疫情让全球2020年毕业生招聘市场低迷,经济不景气,很多企业提供不了更多职位,让多国毕业生面临“毕业即失业”的局面。国际劳工组织预测称,全球因疫情失业者将达2500万人以上,超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的2200万人。今年各国毕业生就业面临什么困难?各国都拿出哪些帮扶措施?《环球时报》驻外记者进行了调查。

美国:好工作拖没了

今年3月初,22岁的华裔学生盖瑞原本该启程前往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的亚马逊第二总部开始新生活,但疫情打乱了他的计划。这是一份理想的工作,离家近,待遇丰厚,计算机专业的盖瑞酝酿着从马里兰大学本科毕业后,就直接来到位于家附近的亚马逊第二总部工作。但就在启程之时,亚马逊总部发来通知,要求盖瑞原地待命。这一等就是两个多月。

在遥遥无期的等待中,美国发布的失业数字接连突破历史纪录。美国劳工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4月份美国非农就业岗位减少2050万个,失业率环比飙升10.3个百分点至14.7%,为上世纪30年代经济大萧条以来最高值。

AD_SURVEY_Add_AdPos(“7004636”);

盖瑞对亚马逊的工作已不抱任何幻想,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他给十几家计算机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都发送了求职简历。原以为疫情对于计算机方面的工作影响不大,但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收到任何一家公司的录用通知。

为了保就业,美国国会出台多项法案加大对个人和企业的援助。美媒称,美国已经使用经济“工具箱”中的所有工具——减税、货币政策和财政刺激,但由于疫情防控前景不明,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大。也就是说,类似盖瑞这种应届毕业生,今年夏天将很难找到一份理想工作。

欧洲:找工作将是“一件无法完成的任务”

“毕业就失业!”德国《经济周刊》13日称,对于今年的大学毕业生而言,他们将感受欧洲二战以来最大的经济危机,找工作将是“一件无法完成的任务”。该刊预计,至少50%的欧洲大学毕业生将无法找到工作。尤其是南欧国家,问题更严重。

就读于德国柏林工业大学汽车工程专业的卢卡斯目前正在为工作发愁。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本来这学期他要到大众汽车实习。但因为疫情,实习没了,找工作更难了。他的专业是热门专业,可以挑选企业,但现在车企都在裁员,找到工作的可能性很小。

德国IFO经济研究所13日公布的一项调研报告显示,德国几乎所有行业都计划裁员。其中,餐饮、酒店、旅行社和汽车行业计划裁员的企业比例最高。唯一没有裁员计划的是制药业。

德国《经济新闻报》称,为了帮助大学毕业生,欧洲各国都有各种补助措施。像德国,毕业生如果找不到工作,可以向当地政府申请每月几百欧元的救助金,而且房租可以免费。此外,各国及欧盟均成立相关网站,为毕业生提供就业机会。毕业生还可以通过“云招工展”,参观提供工作机会的公司展位,通过视频与企业对话面试。

英国《金融时报》13日报道称,尽管处境艰难,多数大公司仍在按计划招聘,很多公司设计新的实习计划。谷歌、法国巴黎银行等纷纷将实习计划改为虚拟模式。有实习的大学生表示,这一经历“非常真实”,在ZOOM上和陌生人一起做项目,“肯定能表明我们有适应能力”。

韩国:转向中小企业找机会

5月往往是韩国上半年招聘的“冲刺阶段”,毕业生们忙着面试,为接下来的人生做规划。然而据韩国《京乡新闻》报道,如今没有发布招聘通知的韩国企业占了大多数。27岁的李钟贤今年2月毕业,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没有毕业典礼就离开校园。同月,距离他应聘的企业通知面试只剩两天时,他收到一条信息,通知面试时间推迟。此外,这家企业还推迟所有的招聘计划。

即便顺利入职,也不意味着就有一份稳定的工作。3月是日本的毕业季。一位中国女留学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自己去年年末拿到内定,作为应届毕业生3月1日到公司报到,上了一个多月的班,公司全体“自肃”,现在正处于“带薪休假”的状态。她对记者说,“我一个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学会的人,就已经进入休假阶段,真的很担心开工后,会成为第一批被裁员的人”。

韩国统计厅1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4月韩国就业人口为2656.2万人,同比减少47.6万人,创下21年来最大减幅。韩国SBS电视台报道称,受疫情影响,韩国经济、就业雇用市场停滞呈长期化态势,不少应届毕业生正将目光转向中小企业以寻找更多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