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瞄准新基建 “长钱”持股路线图浮现

步入年报披露季,社保基金、保险、QFII等长线资金的持仓情况也渐次浮现。截至3月11日,共有79家上市公司披露2019年年报。Wind数据显示,在已披露年报的上市公司中,社保基金更青睐平安银行,持股数量最多,险资则大手笔增持中兴通讯。

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近期部分机构对科技、新能源等板块进行了一定减持,对各行业进行了均衡配置。机构下一步会聚焦于信息技术应用创新等与国内业务相关的领域,同时随着IT基础建设、5G建设等新基建的推动,未来行业也将呈现出加速发展态势。

社保基金偏好显现

以长期稳健投资风格著称的社保基金、基本养老保险金,其持仓动向一直被市场视为投资风向标。截至3月11日,在已披露年报的公司中,有17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出现了社保基金的身影。

AD_SURVEY_Add_AdPos(“7004636”);

具体来看,全国社保基金117组合在去年四季度新进平安银行,持股数量达6502.96万股,持股市值达106973.67万元,占流通股比例为0.34%。同时,中信特钢和中科创达也被增持较多。共有2只社保基金持有中信特钢,其中全国社保基金108组合新增1300万股,持股数量达2350万股,持股市值达53885.47万元;而全国社保基金111组合则在2019年末略有减持,较此前一个季度的653.50万股减少了103.55万股,但社保基金合计持有中信特钢的股数较上季度末增加了895.59万股。共有3只社保基金持有中科创达。其中,全国社保基金602组合和全国社保基金406组合分别新增持有294.45万股和666.19万股,全国社保基金110组合持股情况较上季度末未有变动,仍持有874.50万股。社保基金增持的个股还有中公教育、佳士科技、方大特钢、克来机电和金雷股份。

减持个股方面,中兴通讯遭社保基金减持。其中,全国社保基金112组合较上季度末的2428.8515万股减持了440万股,本期持有1988.85万股,持股市值达70385.45万元,与上季度末相比,减少了7362.08万元;持有中兴通讯的还有全国社保基金101组合,2019年四季度末并未发生增减持变动,仍持有2263.01万股,合计持股市值达80087.76万元。同时,金禾实业遭全国社保基金401组合减持了230万股,2019年末剩余持有900万股;齐峰新材和三峡水利也分别遭全国社保基金113组合和全国社保基金107组合减持了110.93万股和54.98万股。

外资持仓受关注

作为长线资金的代表,保险资金的投资动向一直广受关注。截至3月11日,在已披露2019年年报的公司中,有8家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出现了险资的身影,其中增持和减持个股分别为2只。

与社保基金减持中兴通讯不同,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新进了中兴通讯2118.94万股,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增持了中兴通讯1227.35万股。金禾实业被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增持了236.58万股。上海家化、平安银行、览海医疗分别被5家保险机构持有,持股数量不变。环旭电子、辉隆股份两只个股则被两家保险机构分别减持728.83万股和367.09万股。

一位外资财险公司资产管理部负责人表示,未来会相应增加风险资产比重,加大中长期权益类资产比重,尤其偏重绝对收益的权益资产配置。此外,加强对权益市场的研究与配置,配置思路仍以价值型长期投资为主,关注高分红、打新、绝对收益等策略,在投资管理方面关注中长跑选手。

作为A股重要的投资力量,外资的持仓情况也备受关注。截至3月11日,已披露的年报显示,外资现身2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其中,瑞士联合银行集团增持金龙客车151.44万股,领航新兴市场股指基金继续持有嘉泽新能123.43万股不变。

部分机构减仓科技股

近期A股震荡调整,不少机构也进行了调仓换股。“将会保持必要的多头仓位,若市场继续快速下跌,会择机增加多头仓位。”煜德投资合伙人兼基金经理蔡建军表示,但在当前时点,对于短期波动也会保持适度防范。

不过,也有机构进行了减仓,主要包括科技、新能源等板块。一位中型私募人士表示,近一阶段降低了多头仓位,整体仓位也从七成降至四成。在科技和消费医药、新能源、周期等板块进行了同比例减仓,仓位相对比较均衡。

另一位大型私募人士表示,近日卖出了部分科技标的,整体也对行业进行了均衡配置。不过,他仍中长期看好科技板块。在具体调仓方向上,下一步会更加聚焦于信创等与国内业务相关的领域,同时随着国内IT基础建设、5G建设等新基建的推动,未来信创行业也呈现加速发展的状态。

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洪流表示,将沪深300指数作为比较基准,观察各指数对于沪深300指数的相对估值,上证50指数仍处于历史低位,创业板指数和创业板50指数处于较高水平,中证小盘500指数处于中值偏下水平。展望后市,短期来看,盈利预期将出现阶段性下修风险,流动性将成为影响市场的核心因素;中期来看,在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支持下,企业盈利将修复;长期来看,将继续看好中国经济结构升级带来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