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亚述帝国的衰落

历史上,现中东地区曾出现过多个强国,除了波斯、马其顿-希腊、罗马、拜占庭、阿拉伯和土耳其帝国以外,还有更早的埃及人、阿卡德人、亚摩利人、亚述人和迦勒底人建立的国家。前六者非常有名,受到的关注较多,而后五者则不那么有名,容易被忽视。其中的亚述不同,与在它之前出现的几个王国或帝国相比,亚述帝国引人瞩目得多。

从公元前9世纪起,曾经国运时升时降的亚述终于成为最强的国家,征服了当时西亚北非大多数民族,建立了第一个地跨亚非两大洲的帝国。可以说,亚述帝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真正的大帝国,比波斯、罗马和中国秦汉帝国出现的时间都早。亚述遗址和文物众多,流传下来的文献也非常丰富,以至于研究古代两河文化的学问被叫作“亚述学”。

像许多古代帝国那样,亚述帝国也是靠武力建立起来的,其军事征服的残暴性大大超过了先前各国,很大程度上也正因此缘故才引起后世更多的注意。种种证据表明,战争中的亚述人广泛使用不必要的暴力,甚至使用极残忍的酷刑。

即使有时并没有取得太大的胜利,亚述人也会明显夸大其战功。沙勒马那沙尔三世(前858-前824年在位)侵入中叙利亚时,与地中海东岸地区12国联军进行了一次大会战,在只占领了3个城市的情况下,便吹嘘“我用剑杀了他们的勇士14000人”。

亚述人也是贪婪的掠夺者,仅在迦基米施一役,就掠走了大量金床、金扣、金戒指、金剑、20塔伦特银子、100塔伦特青铜、250塔伦特铁,此外还有象牙床、象牙宝座和象牙桌子。穆萨西尔一役,亚述人俘虏敌方士兵6100人、驴子380头、牛525头、绵羊1235只,此外还有34塔伦特金子、167塔伦特银子和青铜、铅、青金石、天青石、花瓶等。对于投降的城市,亚述人的标准做法是横征暴敛,大肆勒索,所获得财产又被用来大兴土木(后来的新巴比伦与其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饮宴游乐。这样,就很难说亚述人对被征服者进行了真正的统治,对帝国进行了真正的治理。这就迥异于后来的波斯等帝国。

杀戮和横征暴敛不可能不激起反抗。被征服民族不断揭竿而起,反抗亚述。为了维持其统治,亚述人对被征服民族搞“连根拔掉”,即实行整族迁徙的政策。从提格拉-帕拉萨三世(前745-前727年在位)开始,放逐被占领土地上民众的做法已制度化。

当然,提格拉-帕拉萨三世当政后,政策变得略微宽大一点,屠杀俘虏和被征服地区居民的情形较先前有所减少,而更倾向于将其当作奴隶,原本会被无谓牺牲掉的异族人口,多少能够转化为可资利用的人力资源。这对于缓和与被征服者的关系应该起到了一定作用。尽管如此,提格拉-帕拉萨三世也并非一个宽厚仁慈的君王,其残暴性与其他亚述统治者相比并不逊色多少。

政治智慧对亚述人来说似乎根本就不存在,而一味暴虐又不可能没有后果。在长期征战中,因战争伤亡和向新殖民点移民之缘故,可用于作战的亚述本族人口大量减少,最后消耗殆尽,再加此时亚述君主像埃及法老那样,与祭司阶层矛盾重重,受掣肘甚深,王权遭到严重削弱,故帝国貌似强大,实则外强中干。这就是为何在重新崛起的迦勒底人和米底人的联军面前,亚述帝国竟不堪一击,轰然坍塌。公元前612年,亚述首都尼尼微不仅被联军攻陷,更是被夷为平地。一个不可一世的大帝国,竟灭亡得如此迅疾,如此悲惨。

在亚述诸国王中,最值得注意的可能是提格拉-帕拉萨三世。行伍出身的他,在内乱中掌握了军队,借此于公元前745年夺取了王位。但他一生中所做的最重要的事,是军队组织改革,即把军队组合成若干专门兵种,如骑兵、重装骑兵、轻装骑兵、战车兵、攻城兵、工兵等。再加铁器在亚述的广泛使用和战术方面的创新,这一切使亚述在西亚北非世界拥有一只效率极高的军队。这是当时一支兵种最齐全、战斗力最强的军队,几可谓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尽管如此,尽管提格拉-帕拉萨三世是个第一流的军事改革家和谋略家,却显非真正的政治家。在他当政期间,亚述人在军事方面虽有重大斩获,但他们与被征服民族的紧张关系并没能得到缓和。

提格拉-帕拉萨三世的后代如何呢?他儿子各方面能力远不及他,即位不到五年,便被手下一个将领所取代。此人便是著名的萨尔贡二世(前721-前705年在位)。萨尔贡二世和他的儿子、孙子、曾孙,四代国王都可以说是终生不离鞍马的能干人。他们风餐露宿,连年征战。但这也意味着,亚述战争机器不得歇息,在近一百年时间里连续不停地运转。

亚述人之所以没能更仁慈地对待被征服者,当时西亚北非真正意义的政治整合之所以没能出现,根本原因当然在于该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过于低下。但现代人对于亚述人没能表现出真正的政治智慧仍会非常震惊。对于此时的西亚北非而言,无论臣服民族此起彼伏的起义多么正义,后果仍是血腥的战争——一座座城市被破坏,一个个民族被毁灭,生灵涂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在萨尔贡二世之后大半个世纪,亚述接连不断对巴比伦和埃及用兵,多次攻陷巴比伦和埃及的孟斐斯,彻底摧毁埃及首都底比斯。但再强大的国家也经不起持续不断的折腾。纯粹仰赖武力征服,而不安抚、怀柔被征服之人,或至少与某些被征服民族结成联盟,亚述人纵能勉强维持霸权,其人力物力也绝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甚至转瞬间就被消耗殆尽。

永不消停的战争给西亚造成了无尽的创痛和苦难,也给亚述本身带来灭顶之灾,都城尼尼微是因国力耗尽而陷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