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租房合同成“四方协议”糊涂账 租客、业主权益谁来买单?

受疫情影响,租房和房租成为“漂流一族”最头疼的问题,长租公寓行业也备受社会各方面关注。疫情给行业带来冲击的同时,长租公寓企业带来的“租金贷”、“高收低租”、拖欠房租、随意涨价、爆雷、跑路等问题也在全国各地频繁出现。

2020年8月,杭州、上海等地的友客、巢客、岚越等长租公寓相继被曝出跑路,数百人深陷维权之路。与此同时,四川满城、重庆满励城等长租公寓企业也被爆料疑似跑路,其中还涉及到上市企业青客公寓在成都的子公司成都青客公寓,也被爆料称多次拖欠租金。目前,已有租客、业主等超千余人进行维权。

租客已交租给中介 业主没收到中介付的租金

“我和青客签了一年合同,交了三个月的租金,但是现在房东说没收到中介的房租。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房东会不会把我赶出去。”成都青客公寓的租客陶小姐告诉环球网记者。

据陶小姐介绍,她于2020年6月与成都青客公寓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青客公寓”)以1500元/月的租金签订了一年的合同,目前已交付了后面三个月房租。但陶小姐租住的房屋的业主则是和四川满城房地产经纪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满城”)于2017年7月签订的授权委托书。租客签订租房合同的中介,与业主授权委托的中介分别是两家中介公司。

“现在我和房东、中介是四方协议了。房东说他是和满城签的,但我是和青客签的合同。满城被青客收购房东不知情,房东最近也没收到房租。房东因为住在区县不在市里,所以还没来得及到市里来看看什么情况,都是我在和他沟通。房东目前也没有明确和我怎么协商处理,但大概率我会被要求搬走。”陶小姐告诉记者。

“房东那本来就有一个月的房租中介没给他,但是我已经交了后面三个月的房租,我肯定没有多的余地在和房东重新签合同,重新交房租。”

除陶小姐外,相同遭遇的还有不少人。租客王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和成都青客签了半年的合同,但是8月27日晚房东贴告示称没收到房租,让我们限期搬离,问房管他说自己被踢出群了,让我报警。目前王女士已在红旗河沟派出所登记。

“有四五个微信维权群,而且都是满员的,另外还有QQ群,加起来维权人数得有一千五百人以上了。”另外一个与成都青客公寓签约的租客冯先生告诉环球网记者。

此外,陶小姐告诉记者,交房租都是通过一个名为“弹窝”的app线上交租,收款方为成都青客公寓管理有限公司。而“弹窝”app根据其在下载商店的介绍为“一款专业级的公寓管理服务云系统”,由成都弹个房科技有限公司开发。

四川满城被青客公寓收购 租房合同成“四方”协议糊涂账

据记者初步了解,租客此前将房租交给四川满城,后来四川满城被青客公寓收购,后期四川满城与青客公寓均未给业主付房租。一方面是租客交了房租,另一方面业主没收到房租。由业主、租客、中介构成的一份三方租房合同最后变成了“四方协议”的糊涂账,业主和租客的权益收到损害。

8月31日,四川满城发布盖章通告称,四川满城已于2020年1月14日与纳斯达克上市企业青客公寓全资子公司成都青客签订了《资产转让协议》,原四川满城所管辖的全部房源、资产管理权由青客公司整体收购。自2020年2月1日起,有关房源全部权利义务整体移交给青客公司,由青客公司负责收取全部房源的租金收入,同时按约支付应付租金、押金退还及负担经营管理成本。青客公司即日起为经营管理权的所有权主体。

此外,通告还称,青客公司自全面接手房屋租赁业务以来,多次拖欠租金,导致大量的房屋业主以各种方式追索租金,四川满城自行筹措资金垫付租金及承担经营成本。由于近期出现大量不规范的长租运营公司接连爆仓,导致正常租赁业务雪上加霜,四川满城已无力继续垫付租金及运营成本。因此,四川满城暂停相关业务的开展。

虽然四川满城发布通告称已被成都青客公寓收购,但是将房屋交给四川满城进行管理出租的业主们并没有收到任何通知,业主也声称并未与成都青客公寓签约相关合同。

“我同满城签了七年的合同,我没和青客签过合同。满城在没有我的同意下和青客签订了转让合同,如今我已经两个月没有收到租金了,满城已经违反了合同条款。”陶小姐所租住的房子业主张先生告诉环球网记者。

另外一位业主张女士也表示,自己在8月25日发现没收到租金后就去找对方,业务员说最晚28日付清,但该业务员在第二天就离职了,业务员让自己去派出所登记。

在四川满城发布通告称早已被青客公寓收购的第二天,9月1日,成都青客公寓通过“青客”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则回复的严正声明。

声明称,2020年1月14日,成都青客公寓与四川满城等十二家公司(下称“四川满城方面”)签署《资产转让协议》,约定四川满城方面将川渝地区标的房源相关目标资产全部转让于我公司,并约定择期交割;同日,我司与四川满城的关联方成都趣猪科技信息有限公司(下称“成都趣猪”)签署《承包合同》,约定由成都趣猪负责运营管理前述标的房源。

此外,成都青客公寓的声明中还表示: 四川满城方面在《资产转让协议》履行过程中存在严重违约行为,包括但不限于迄今仍然拒不履行《资产转让协议》约定的资产交割、向我公司开放满城公寓APP使用权限等义务,导致我公司迟迟不能取得目标资产,不能了解标的房源基本情况、业主租金支付和次承租人租金交纳情况等。我公司已依法并根据合同约定通知四川满城方面解除《资产转让协议》。

公开资料显示,四川满城成立于2007年12月,注册资本2000万元人民币,实际控制人为其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王银行。目前,四川满城旗下21家分公司显示均已注销。

成都青客成立于2017年9月,注册资本10000万元人民币,由上海青客公共租赁住房租赁经营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青客设备租赁有限公司分别持有80.00%、20.00%的股份。其中,上海青客设备租赁有限公司为青客公寓的运营主体。

中介公司均无法联系 相关部门已介入此事

环球网记者就此事通过电话多次联系四川满城,但始终显示对方已处于关机状态,无法联系,其公司官网也已无法正常显示。随后,记者多次电话联系成都青客公寓及青客公寓运营主体上海青客设备租赁有限公司,但也是均显示“您拨打的用户已暂停服务”。

环球网记者再次联系了四川满城所属成都武侯区住建交委,对方回应称此事住建交委已安排人员介入,会尽快解决。

租客陶小姐告诉记者,8月27日一位自称“所长彭明胜”在微信“满城vip客户交流群”称:满城已于2020年2月1日被青客收购,店铺关门原因一是昨日部分业主的行为把公司的工作人员吓着了不敢来上班;二是成都青客一直因疫情和审计的影响,没能按时划拔给满城资金,而且之前也给大家答服要在8月25日打给满城5000万未兑现,满城没钱无法面对大家,所以不敢开门;三是重庆满城领导都去成都青客找他们领导要钱去了,直到要到钱他们才会开门。

此外,“所长彭明胜”还表示,因为目前依据事实和法律构不成立案条件,且让公司正常运营才能尽可能地挽回损失,所以暂未立案。

陶小姐告诉记者,彭明胜是重庆市江北区红旗河沟派出所所长。记者联系了红旗河沟派出所,对方称所长确实叫彭明胜,但派出所不接受采访,对此发言不清楚真伪。并给了记者一个重庆江北区住建委的联系方式,记者拨打此电话后却提示号码不正确。

频繁被曝存“租金贷”乱象 公司高层收法院限制消费令

据四川满城称,旗下所管辖的全部房源、资产管理权由成都青客整体收购,成都青客为纳斯达克上市企业青客公寓全资子公司。而据环球网记者了解到,青客公寓持续处于亏损状态,且此前连续被曝出“租金贷”、“高收低租”、拖欠业主租金等问题。

青客公寓此前披露的2019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青客公寓实现营收12.34亿元,同比增长38.65%;净亏损4.89亿元。而此前2017年、2018年分别亏损2.45亿元、5.0亿元。连续三年累计亏损高达12.43亿元。

此前,从今年2月开始,上海、杭州、南京等多地青客公寓的租客因青客拖欠房东租金、面临断水断电断网、甚至被赶出公寓的问题。此外,据新京报今年6月报道,青客公寓存在“租金贷”乱象,其租金贷模式是让租客向华瑞银行、支付宝网银等金融机构贷款一至两年,一次性预付租金给青客公寓,之后按月还贷。

青客公寓相关人士回应新京报称:在申请办理租金分期时,所有流程不仅有青客内部审核,更需要通过银行的风控,此外各流程中还需要申请人提供相应材料等,任一环节申请人拒绝就办理终止。整个流程不存在任何欺瞒诱导的操作空间。

青客公寓公布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青客公寓与11家金融机构合作,有65.40%的租金使用租金贷支付,年利率在4.35%到8.60%职期间的未偿还本金为7.57亿元,有16.5%的租客正在申请租金贷。

环球网记者还发现,青客公寓运营主体上海青客设备租赁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法人、实际控制人等已被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

2020年8月16日,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对上海青客设备租赁有限公司发布限制消费令,称上海堡润贸易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你单位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因你单位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本院对你单位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你单位及你单位法定代表人金光杰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2020年8月20日,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再次对上海青客设备租赁有限公司发布限制消费令,因与上海宿梓实业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上海青客设备租赁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法人宋磊被法院限制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资料显示,青客公寓运营主体为上海青客设备租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实际控制人为金光杰。截至2019年6月30日,青客公寓在全国拥有96854间可出租房源,其中约95.8%位于以上海为中心的长江特大城市群,业务范围覆盖上海、苏州、杭州、南京、武汉、北京、嘉兴等城市。2019年10月,青客公寓在纳斯达克挂牌,成国内长租公寓首个赴美上市品牌。

2020年7月22日,青客公寓发布公告称,公司将发行本金总额1亿美元的4年期可转换债券。同时公司将收购国内一长租公寓企业,并新增7.22万套房源,交易总对价1.3亿美元,受收购交割条件限制,预计将于2020年12月31日完成。

公告显示,这是青客公寓IPO以来的第三次收购。在此次收购之前,青客公寓于2019年12月并购了天津一公寓品牌企业,今年1月又收购四川领先公寓品牌四川成都和重庆的资产。两次并购,青客公寓共获得约4.9万个租赁单位。而此次并购完成后,公司通过并购获取的租赁单位累计约12.1万个。

环球网记者多次通过其官方电话联系青客公寓及上海青客设备租赁有限公司,但均显示“您拨打的用户已暂停服务”。截至发稿前,记者暂未收到任何相关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