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四史”关键词|第三国际: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战斗性组织

【编者按】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学习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这“四史”,是党员干部的一门必修课。继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首度开设“政治关键词”专栏、新中国成立70周年到来之际二度推出“政治关键词”专栏后,澎湃新闻继续与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上海市政治学会联合开启“四史”关键词。

今天刊发“四史”关键词第32篇,关键词是第三国际。

第三国际又名共产国际。1919年3月2日,在列宁的领导下,来自21个国家的35个政党和团体的52名代表在莫斯科召开了共产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大会决定建立一个新的联合组织。会议通过了《告国际无产阶级宣言》、《共产国际行动纲领》、《关于资产阶级民主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提纲》等文件,宣告第三国际成立,总部位于莫斯科。从此,第三国际成为了世界工人阶级自己统一的战斗组织。

第三国际的主要任务是宣传马克思主义,团结世界各国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为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消灭剥削制度而斗争。它以民主集中制为组织原则,最高权力机关是代表大会,各国共产党都是它的支部。共产国际代表大会闭会期间,由代表大会选出的执行委员会负责向各国支部发布指示和监督他们的工作。

列宁 视觉中国 图

列宁 视觉中国 图

为什么要成立第三国际?                    

第三国际成立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正处于革命的“风雨之夜”。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第二国际面临破产的风险。1915年,来自11个国家的社会主义者召开了反战的齐美尔瓦尔德会议,俄国的布尔什维克列宁和季诺维也夫与会。很大一部分代表反对同第二国际决裂,并拒绝“本国”政府在帝国主义战争中失败的口号。之后,在会议上组建了列宁领导下的“齐美尔瓦尔德左派”,坚持与第二国际彻底决裂,并强调只有社会革命才能确保永久和平。

1916年,在第二次国际反战会议期间,列宁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央委员会向社会党第二次代表会议提出的提案》中指出,社会主义革命是通往真正民主和平的唯一途径。革命的社会民主党人呼吁与社会沙文主义者彻底决裂。虽然会议的中间派大多数不接受布尔什维克关于和平和创立第三国际的口号,但左翼力量及其立场得以加强,团结国际工人运动的革命者朝着建立第三国际迈出下一步。

第三国际创建的组织工作始于1919年1月。在列宁的倡议下,莫斯科召开了苏维埃俄国、奥地利、匈牙利、波兰、芬兰、拉脱维亚共产党及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和巴尔干革命社会民主组织的代表会议。会议讨论了国际大会的召开,通过了告革命的无产阶级政党和团体的呼吁书,并制定了新的国际纲领草案。

“十月革命”为全世界的工人和民族解放运动提供了强大推动力,各国社会党的左翼纷纷摆脱了机会主义,组建新的组织。第三国际初成立时,各国支部差不多都是从第二国际原有的支部分裂出来的。这说明由第二国际中的革命派发展而来的第三国际,正式抛弃改良主义,而号召世界革命。与第一国际、第二国际相比,革命性与实践性是其典型特色。正如1919年3月7日《真理报》指出:“如果第一国际预测了未来发展并指出了其路径,第二国际聚集和组织了一百万的无产阶级,那么第三国际是进行公开的群众性行动、采取革命性措施的国际。”

加入第三国际需要哪些条件?

召开共产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时,多数国家只有一些共产主义的派别和小组,并没有制定加入第三国际的确切条件。为防止重蹈第二国际改良主义的覆辙,第三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批准了《加入共产国际的条件》。该文件21条内容主要包括:凡是愿意加入共产国际的党,承认无产阶级专政是革命斗争的主要原则,与改良主义者彻底决裂,承认民主集中制,合法和非法斗争方法相结合等。对加入共产国际的各国共产党支部提出了“入会”的招募标准与行为准则。

首先,进行具有共产主义性质的工作。各国共产党支部通过掌握的各种机关报刊,必须在农村、工会、合作社、军队以及其他群众性的工人组织中,坚持不懈地进行和宣传共产主义工作,坚定地反对殖民主义,让他们认识到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例如,“几乎在欧美所有的国家里,阶级斗争都正在进入国内战争阶段。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人不能信赖资产阶级法制。”不仅要在这些组织内成立共产党支部,而且要争取各类社会力量为共产主义事业服务。共产党人多半要秘密地进行共产主义的工作,如果放弃这项工作,就等于背叛革命职责,这同第三国际成员的称号是不相容的。

其次,党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运行。愿意加入第三国际的党,必须重新审查其议会党团的人员成分,清除不可靠的分子,使议会党团不是在口头上而是在实际上服从党中央委员会,并要求每个共产党员议会代表都使自己的全部工作服从于真正革命的宣传鼓动工作的利益。在激烈的国内战争时代,党的中央机关成为拥有广泛的权力、得到党员普遍信任的权威性机构,只有按照高度集中的方式组织起来,党才能履行自己的职责。

再次,共产国际代表大会及其执行委员会的一切决议,所有加入共产国际的党都必须执行。共产国际是在非常激烈的国内战争情况下进行活动的,因此,它应当比第二国际组织得更加集中。当然,共产国际及其执行委员会在一切工作中,同时必须考虑到各党斗争和活动的种种条件,只是在可能的情况下,才对某些问题作出全体成员都应当执行的决议。

对于不符合上述条件的政党,共产国际拒绝其加入。例如,1925年与1926年,中国国民党两次申请加入共产国际,但都被拒绝。1926年2月17日至3月15日,在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第六次扩大全会的决议中,共产国际将中国国民党吸纳为“同情党”,即“准共产党”,并任命蒋介石作为共产国际执委会“名誉常委”。

第三国际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做了哪些事?

在共产国际存在的24年中,共召开过7次代表大会、领导过65个共产主义政党和组织。总体看,第三国际为各国共产主义运动提供了多方位的指导与支持,集中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支持了各国共产党组织的成长与发展。共产国际在欧洲、美洲、亚洲帮助各国先进工人建立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加速了各国共产党的成长。例如,1920年,印度成立共产党;1921年,中国成立共产党,党的二大决定参加共产国际,成为它的一个支部;1922年,日本成立共产党。

第二,提供了各国革命事业发展需要的资金。根据各国无产阶级政党具体的发展需求和革命任务,共产国际对于弱小民族国家的革命事业的发展,既制定了不同的规划,也提供了较为稳定的资金援助。不仅支持了亚洲国家的共产党,也支持了美国等国的共产主义运动。

第三,培养了适应各国革命需要的人才队伍。在共产国际的支持与帮助下,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列宁学院为亚洲国家民族解放事业培养了大批领导与专业人才。在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中,有来自各国共产党的领导组成不同国籍的专业班。例如,被分成中国班、日本班、印尼班、伊朗班、土耳其班、蒙古班和朝鲜班。陈云、李维汉、滕代远等曾在列宁学院学习马克思主义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的理论,越共产党领导人胡志明、朝鲜劳动党创立人之一金镕范等曾在这里进修。

第四,促进了各国共产主义力量的团结合作。共产国际不仅团结了各国的进步政党以及团结弱小的民族与国家,同时,也团结了非法西斯的资本主义阵营。1936年9月,在布鲁塞尔召开世界和平代表大会,不仅有工人组织的代表,而且有各种资产阶级民主派、和平主义者、宗教和资产阶级反战集团参加,应该说,共产国际在捍卫马克思主义,推动国际工人运动和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反对法西斯主义和帝国主义战争,促进国际共运发展等方面做出重要贡献。

但是,它在工作中也有一些失误,特别是长期受“左”倾思想的干扰,其高度集中的组织形式也曾影响了各党的独立自主和各党之间的平等关系。例如,在共产国际七大上,季米特洛夫在《反法西斯主义的思想斗争》中提出:“在每一个国家里,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都应当‘适应本地的气候’,以便在本地种下自己的深根。个别国家里无产阶级斗争和工人运动底(的)民族形式是不违反无产阶级的国际主义,恰恰相反,正是在这种形式里,同时还可以胜利地拥护无产阶级底(的)国际的利益。”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为了有效地组织反法西斯的斗争,经各国共产党同意,1943年5月15日,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团作出《关于提议解散共产国际的决定》。5月25日公开宣布《解散共产国际的决议》。5月26日,苏共中央发表决定,完全同意解散共产国际。

(作者系上海市委党校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