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浙江临海“掐死”民生项目 具体是怎么回事?

  近日,记者在浙江临海市调研发现,该市一边提出抓“六稳”促“六保”,一边却对一个按正常程序申报、能够带动上万人就业的民生项目百般阻挠。市里多个行政部门全方位查找项目问题,企业人员遭轮番传唤询问,或被迫四处奔逃申诉,或被刑拘,项目叫停同时殃及数千经营者。

  8月15日,记者实地探访这个业已建成、即将开业却遭遇封杀的大型农副产品冷链保鲜物流批发市场,只见大门被数位执法人员把守而无法正常出入,偌大的交易场区空无一人,各类器材和施工材料散落地上、一片狼藉。当地一些干部群众对记者表示,一个促发展、稳就业、惠民生的好项目被关停,实在匪夷所思。

  7月13日晚,临海市政府召集彪马集团董事长沈邱建及河马公司负责人,参加17个政府部门负责人与会的联合约谈。包括此前受理相关登记的市场监督管理局、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发改委在内的各部门负责人逐一发言,异口同声称“河马集市项目违法违规”。此次会议口头宣布叫停河马集市。

  7月16日晚,临海市大田街道办和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市商务局、市市场监管局、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市住建局等五个部门联合在临海政府网发布“告彪马集团(河马集市)全体商户书”,宣布河马集市为“违法违规项目”,并要求全市各级机关公务员在微信朋友圈转发该通告两次以上。据反映,市机关工作人员还逐一给进入河马集市的客商打电话,鼓动、胁迫商户集体退市。

  7月19日,临海市召开河马集市违法违规问题通报会,称该项目涉嫌“改变土地用途、违规招商、厂房存有多处违法建筑及消防安全等多方面问题被有关部门叫停”。临海市委主要领导在会上强调,“当下全力抓好‘六稳’‘六保’工作的决心是坚决的”,但“全市各级各部门要提高站位”,“全方位妥善处置河马集市违法违规项目”。

  记者了解到,进入河马集市经营的商户,不少人借贷高额资金在生产基地承包蔬菜大田和大棚,多的有上百亩,有的建立了大型冷库,他们从山东、河北、甘肃、安徽等地调运的农副产品也正按期陆续进入河马集市。“我在河马集市承包10个摊位,借款100多万新上了大型冷库,现在突然不让干了,不知道外债该怎么还。”一位来自山东的商户说。

  一份由50名河马集市商户联合署名的求助信说,他们2000多人拖家带口从全国各地来到临海,投入不菲资金进入河马集市经营,不料遭此无妄之灾,欲哭无泪。

  针对河马集市项目问题,临海市委市政府于7月14日至15日组成三个工作组,20多人进驻项目所在地大田街道,并设立指挥部。据反映,工作组轮番约谈、询问河马公司除保安、保洁员以外的所有人员,共计40余人次。彪马集团董秘办副主任王瑜丹、河马公司市场经营部部长罗军对记者表示,约谈、询问方提供了现成文本的询问笔录、约谈记录,其中主要内容指向“沈邱建组织领导非法经营活动”,因此他们坚持不删除此表述就拒绝签字。

  7月28日凌晨一点半,临海市公安局以涉嫌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为由,将河马公司法人代表王丽珍传唤至辖区派出所接受询问;7月29日,该局以涉嫌非法经营罪对王丽珍刑事拘留。

  据介绍,临海市关停河马集市后,被多次询问的河马公司营销副总经理缪红斌到山东潍坊市休假,临海警方赶赴至潍坊市,于8月1日晚8点至凌晨2点,在该市潍城区亚朵酒店对缪红斌进行审查询问。次日下午2点到6点左右,缪红斌再次接受临海警方审查询问。两天后缪红斌心脏病发作猝死。

  法律界人士对记者表示,不论“河马集市事件”是否因土地收储和其他缘由而起,都不应动用行政力量和公权力将其整垮。和普律师事务所律师颜学刚认为,最高检强调对民营企业的经营行为,法律和司法解释没有作出明确禁止性规定的,不得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刑事责任。“同时必须严格按照法律和司法解释,慎用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的兜底条款。”

  中国政法大学谭秋桂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落实好中央助企纾困政策,千方百计保住市场主体进而创造更多就业岗位,是“六保”“六稳”的应有之义,但不能低估一些积弊对于政策执行的干扰。应深入解剖“河马集市事件”这只具有典型意义的“麻雀”,研究解决深层次问题的办法,打通政策顶层设计与基层落实的“最后一公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