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缺口1.3亿吨,中国需担心“缺粮”吗

国内夏粮丰收 国际市场稳定

本报记者 赵觉珵  本报驻南非、阿根廷、巴西特派特约记者 万 宇 姚明峰 向 南

近期,一连串的消息令人们开始关心起手中的饭碗:报告称中国将出现1.3亿吨的粮食缺口、世界粮食计划署警告疫情或将引起全球范围内“极大规模”饥荒、一些粮食出口国开始拧紧出口阀门……众多信息关联在一起引发关注。中国到底缺不缺粮?哪些国家地区面临“粮食危机”?中国如何满足粮食增长需求?《环球时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该怎么理解“1.3亿吨缺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日发布《中国农村发展报告2020》,报告预计,到“十四五”期末,有可能出现1.3亿吨左右的粮食缺口。报告引发外界大量关注。在中国农业农村部随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市场与信息化司司长唐珂表示,社科院报告中讲的粮食缺口,应该指的是包括大豆在内的粮食产需缺口,而不是实际供给和需求之间的缺口。

AD_SURVEY_Add_AdPos(“7004636”);

对于这“1.3亿吨缺口”,有农业专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解读称,其中提到的“粮食”包括小麦、大米、玉米三大谷物,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主粮,还包括薯类和豆类,预测的“1.3亿吨”中绝大部分缺口来自大豆。

艾格农业分析师马文峰28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解读称,“粮食产需缺口”指的是国内当年生产的粮食,和老百姓消费、国内粮食出口等实际需求之间的缺口。而目前我们国家实际供给中不仅包含当年生产的粮食,还包括上一年粮食结余(我们国家当年供应粮食一般会满足16至17个月消费)、进口粮食等,实际供给大于实际需求。“1.3亿吨缺口”中大豆占了大部分,中国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大豆进口8851万吨,接近2019全年粮食进口总量的70%,这些进口大豆主要用于给生猪、禽类等动物作为饲料粮,也有部分用于榨油。

马文峰表示,中国的粮食安全过去十几年从未有过问题,供应没有出现过太大缺口。现有的粮食缺口主要是由于消费需求增长和消费质量改善而形成的“非口粮”缺口,如动物饲料、工业用粮,甚至浪费等等。“进口不代表粮食不安全,”但他认为这一情况也需要决策者保持警惕,加大对三农政策支持力度。

中国粮食已实现“十六年连增”,尽管今年国内农业生产受到新冠疫情以及洪涝灾害影响,但今年夏粮产量创历史新高。“夏粮、早稻已丰收到手,”农业农村部种植业管理司司长潘文博称,秋粮占全年粮食比重是3/4,能不能实现全年粮食丰收关键还要看秋粮,而今年秋粮丰收还是有一定基础的。今年秋粮种植面积为12.84亿亩,增加500多万亩,而秋粮大头在东北,今年东北粮食长势总体正常。

非洲拉美多地“不知道下一顿饭在哪”

今年7月联合国粮农组织发布的《世界粮食安全和营养状况》显示,非洲有2.5亿人面临粮食短缺,共有19.1%的非洲人口处于食物不足状态,非洲营养不良人口增长速度超过世界其他地区。

自去年以来,受到气候变化的严重影响,非洲萨赫勒地区和南部非洲出现水旱灾害。包括埃塞俄比亚、吉布提、索马里在内的非洲之角,还出现史无前例的蝗虫大爆发。这些气候和天气因素本就造成粮食减产,而疫情造成的封锁措施更导致粮食种植供应链断裂,化肥、农药、种子难以运入,粮食也难以运出,季节性的农业劳动力也无法流动。

《环球时报》记者所在的南非是非洲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也是农业产粮大国。受疫情影响,南非政府上半年采取严厉封锁措施,关闭除超市医院之外的商业设施,导致大批民众暂时性失业。一个名叫杰克的南非人对记者说,他之前在餐厅工作,全国封锁后餐厅停业他就没了收入,只能回父母家,吃了上顿没下顿。在一项南非国民收入动态调查中,4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家庭从4月开始就没钱买食物。

已成为世界疫情“震中”的拉美地区,也面临粮食短缺。世界粮食计划署警告,疫情可能会对拉丁美洲造成“毁灭性”后果。据世界粮食计划署预测,2020年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面临粮食安全风险的人数将增加269%,这意味着约有1600万人“在未来几个月内不知道下一顿饭将来自何方”,而这一数字在2019年为430万。

除了疫情,飓风和干旱给拉美地区粮食生产增加额外负担。据气象部门预测,今年的飓风季将比往常更加活跃,而在厄瓜多尔等国,干旱导致粮食减产。此外,社会动荡和移民问题长期困扰部分拉美国家,这一问题在委内瑞拉、哥伦比亚等国边境地区尤为突出。

以委内瑞拉为例,该国第二大城市马拉开波市一家收容所的志愿者米拉巴尔告诉媒体记者,最近接收营养不良的孩子变多了,孩子们的父母在海外失业,他们无法养活自己,更无法养活孩子。医生涅托回忆说,有一位母亲带着18个月大的孩子来求助,疫情期间只能拿香蕉煮水给孩子喝,孩子因为营养不良而身体肿胀。

另一方面,巴西、阿根廷等产粮大国的粮食依旧获得丰收。据巴西农业部下属的国家商品供应总局CONAB称,2020/21年度巴西玉米和大豆产量有望创下历史最高纪录,玉米产量预计达1.13亿吨,大豆将超过1.33亿吨。根据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谷物交易所的最新报告,该国粮食产量受蝗灾和干旱的影响并不明显,粮食储量及出口份额仍十分充裕。阿根廷前农牧渔业部长内格里强调,粮食出口是当地创造就业和重振经济的引擎,未来不会收紧粮食出口。

分析人士称,拉美地区的饥荒面临一个很大的矛盾,因为该地区甚至某一国总体上并没有面临粮食短缺的问题。多数产粮国向国际市场出口粮食,疫情之下粮食生产、运输环节的成本上升推高粮价,而食品价格又高于消费价格指数,导致饥荒更加严重。

还可挖掘哪些农业潜力

国外部分地区的粮食危机也给国内农业提前敲响警钟。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去年10月发布的《中国粮食安全白皮书》表示,从中长期看,中国的粮食产需仍将维持紧平衡态势。从需求形势看,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均口粮消费将稳中略降,饲料和工业转化用粮消费继续增加,粮食消费总量刚性增长,粮食消费结构不断升级。

对于如何满足我国日益增长的粮食需求问题,马文峰认为,我国农业产量依然有较大潜力可以挖掘,如果玉米、马铃薯、大豆等作物的生产可以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到2030年,按照当前的播种面积,我国粮食产量有望达到8.5亿吨甚至更高。《中国粮食安全白皮书》中也提到,我国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尚有很大空间,粮食科技进步、减少损失浪费等方面还有较大潜力可挖。

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员姜文来表示,目前我国粮食生产新型经营主体和一家一户的生存方式并存。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小规模经营仍占多数,“谁来种地”是我国粮食生产的隐忧,提升包括小规模经营者粮食生产积极性,确立粮食生产者可持续经营和保障粮食生产所需人才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