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华旺股份产品售价高于同业,销售数据与客户存矛盾

杭州华旺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从事装饰原纸生产以及木浆的贸易业务,财务数据显示,该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速还高达35.85%,2018年的营业额增速却已骤降至5.15%、几乎丧失了成长性,同年净利润更是同比大幅下滑了约30%;2019年上半年,华旺股份的营业额、净利润同样未达2018全年的一半。上述数据指向华旺股份已经面临较大的业绩压力。

根据招股书披露,华旺股份的主营产品是装饰原纸,与上市公司齐峰新材具有很强的可比性。招股书第147页披露,华旺股份2018年和2019上半年的装饰原纸销售均价分别为10064.71元/吨和9938.10元/吨,其中销售单价较低的可印刷装饰原纸售价也分别为9825.03元/吨和9758.20元/吨。

但与此同时,根据齐峰新材发布的2018年、2019年年报,2018年该公司共销售装饰原纸37.41万吨,实现销售收入36.65亿元,折算销售单价仅为9797元/吨;2019年共销售装饰原纸34.84万吨,实现销售收入32.37亿元,折算销售单价仅为9288元/吨,均显著低于华旺股份的产品销售单价。对此,华旺股份并未在招股书中作出分析和解释。

另据招股书披露的生产数据,华旺股份2018年的自产装饰原纸数量为13.96万吨,同比2017年的13.52万吨小幅增加了3%左右。

华旺股份的装饰原纸主要原材料就是木浆,根据招股书披露的采购数据,华旺股份2018年采购木浆90180.19万元,相比2018年的采购额83871.76万元是有所增加,但是考虑到2019年木浆的采购单价,相比2018年显著提升,折算下来公司的木浆采购数量在2019年不仅没有增加,相反还从2018年的19.93万吨下降到2019年的18.09万吨,降幅高达10%,这与该公司产品产量并不匹配。

不仅如此,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主营业务成本构成数据,华旺股份2018年装饰原纸业务的成本构成中,包含的原材料成本为10.59亿元;同年,木浆贸易业务结转主营业务成本为3.92亿元,招股书披露“其营业成本主要由原材料采购成本构成,不涉及人工费和其他燃料动力等”。由此计算,2018年公司结转的成本中,包含的以木浆钛白粉为核心的原材料金额,合计就高达14.5亿元。

但与此同时,招股书第150页披露,华旺股份在2018年采购的木浆、钛白粉金额总计仅为13.95亿元,相比同年原材料消耗金额少了五千万元以上。

此外,根据招股书披露,“广东天元汇邦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一直都是华旺股份的主要客户,2016年和2017年的销售额分别为4328.16万元和7108.33万元。

“广东天元汇邦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原本是新三板挂牌公司,后于2018年7月从新三板摘牌,根据该公司此前发布的2016年和2017年年报,其中2016年对华旺股份的采购额为4413.96万元,与华旺股份披露的销售相差不到百万;但是天元汇邦披露的2017年采购额仅为6040.54万元,这与华旺股份披露的销售金额相比,少了上千万元。

与此类似的是,“浙江帝龙新材料有限公司”一直都是华旺股份的主要客户,2018年还曾以8268.12万元的销售额位列华旺股份的第二大客户。帝龙新材是上市公司聚力文化的全资子公司,根据聚力文化此前发布的2018年年报,合并口径下的主要供应商中,采购额并无与8268.12万元相对应着,相差最少的供应商对应采购额,也与华旺股份披露的销售额差了上千万元。

目前,聚力文化因连续亏损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第一大股东余海峰所持有的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该公司持有的北京帝龙文化有限公司也被轮候冻结,在此背景下,聚力文化的全资帝龙新材是否具备持续向华旺股份进行采购的能力,同样是值得怀疑的。